观点|电子杂志:全球经济增长模式与“一带一路”建设

3月22日,10年期美国国债大幅下跌10BP,导致1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形成上下颠倒的格局。

美国债务期限上下颠倒的利差进一步扩大,市场更加担心美国经济的风险。然而,新兴市场经济体有着良好的发展前景。

本文指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预测,“一带一路”预计到2020年将占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33%,并分析了2019年“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机会和优先事项。

作者易志环和刘亚英进入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呈现出一种新模式:世界先进经济体的增长同时放缓,而新兴市场经济体(尤其是“一带一路”路线沿线的经济体)将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新亮点。

世界主要央行将继续调整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可能会进一步萎缩。

金融条件和内外因素的收紧将导致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率在2019年降至2%左右。

相反,美联储(fed)2019年加息预期的下调以及美元相对走软,缓解了新兴市场的外部压力,新兴市场可能有良好的增长势头。

1与此同时,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增长正在放缓。投资正在放缓,财政政策的不确定性正在给美国经济带来压力。

自2019年以来,美国国债收益率迅速下降,反映了市场对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普遍预期。

美国经济的下行风险也使美联储最近明显变得温和,进一步强调了对加息的耐心。

2018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美国2019年的经济增长率从此前预期的2.7%降至2.5%。

事实上,美国最近的经济数据也不令人满意。

2018年12月,美国马克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降至53.8,为15个月来的最低水平。ISM制造业指数也跌至54.1,为2008年以来的最大跌幅。

细看之下,2018年底,美国制造业的产出和新秩序增长均跌至一年多来的最低水平,反映出尽管美国制造业继续扩张,但扩张速度明显慢于以往。

人们认为,美联储加息并下调声明后,金融条件收紧和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将继续给美国制造业投资带来压力。

另一方面,自2017年底以来,房地产市场需求疲软导致美国新建和竣工房屋销售下降。美联储2018年四次加息增加了房地产市场的压力,房地产投资活动的放缓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美国经济下滑的担忧。

此外,美国长期利率的复苏和美国股市下调的风险也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国内消费。

财政政策的不确定性也笼罩着美国的经济前景。

中期选举后民主党重返众议院将限制特朗普政府的财政政策,并大幅降低进一步减税和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联邦政府超过20万亿美元的巨大债务压力将减少美国在其他领域的支出,并将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

因此,减税和政府支出提振效应的减弱将导致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放缓。

此外,共和党和民主党在移民、边境安全和其他问题上的斗争对经济基本面产生负面影响,或者可能进一步恶化市场对美国经济的预期。

2019年,三个主要因素可能会让欧元区经济恢复相对疲弱。

首先,由于外部需求疲软导致的出口放缓将打击欧洲高度依赖贸易的经济。

贸易摩擦和疲软的外部需求都打击了汽车行业——欧洲出口的重要支柱,而法国“黄色背心”抗议的影响几乎使欧元区新订单的增长枯竭。

第二,欧洲央行在2018年12月的利率决议会议上确认从QE撤军。尽管欧洲央行(ECB)2018年12月会议纪要将预期的关键利率上调推迟至2019年底,但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收紧导致的流动性冲击可能会进一步拖累欧元区2019年的经济基本面。

第三,一系列政治问题给欧洲经济前景带来了不确定性。

默克尔辞去德国CDU领导人的职务增加了市场对德国政治不稳定的担忧。在改革阵痛的影响下,法国国内混乱升级。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民众支持率跌至18%的新低,福利支出增加或导致法国预算赤字比率突破欧盟设定的3%警戒线。意大利政府债务很高,与欧盟在预算目标上的博弈可能会导致意大利主权信用危机。关于离开欧洲的谈判陷入僵局;民粹主义政治力量可能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继续增强。

这一系列政治问题将影响欧洲一体化进程,并给欧洲经济前景增加不稳定因素。

结构性问题使得日本经济复苏乏力。

在东京奥运会带来的设备投资增加和货币宽松刺激内需的支持下,日本政府乐观地认为,日本经济增长预计在2019年将达到1.3%。然而,市场机构的调查显示,投资者普遍预计日本2019年的经济增长率仅为0.7%~0.9%,经济复苏依然疲弱。

事实上,日本经济在2019年仍将面临多重风险。

首先,人口结构的恶化和劳动力的减少仍然制约着日本的经济增长。

其次,市场认为,日本政府在2019年10月推动消费税上调的可能性超过50%,这可能会在国内居民工资增长缓慢的背景下给日本个人消费带来压力。

第三,日本经济在2019年将面临外部风险,包括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美联储加息、英国“英国退出欧盟”以及新兴市场突出的债务问题。对冲因素导致的日元升值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打击日本出口和投资者信心。

2 .新兴市场保持稳定的经济发展势头。2018年,随着美国债务利率上升和美元指数走强,新兴市场普遍受到汇率波动和资本外流的压力,许多新兴市场正经历货币危机。

2019年后,在当前油价调整的背景下,通胀压力有所缓解,央行加息的紧迫性有所降低。

美联储加息预期降温和美元走软,将改善2019年新兴市场面临的外部环境,帮助它们稳定经济,恢复在全球增长中的领先地位。

在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世界银行估计,2019年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率将达到4.2%,远远高于发达经济体的2.0%和全球水平的2.9%。

值得注意的是,90%以上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属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要包括蒙古、18个西亚国家、8个南亚国家、5个中亚国家、10个东盟国家、7个独联体国家以及中欧和东欧国家)。因此,可以说,“一带一路”地区将成为未来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

事实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201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已达24万亿美元,占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31%,高于美国的24.5%和欧盟的20.4%。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推进,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贸易和投资将迅速发展,经济增长潜力将进一步释放。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到2020年,一带一路在世界国内生产总值中的份额预计将达到33%。

首先,基础设施投资和强劲的国内需求支持了东盟的经济增长,企业的基本面有所改善。

由于潜在经济增长率相对较高,基本面相对稳定,亚洲新兴市场也比拉丁美洲、欧洲和中东的其他新兴市场更具弹性。

其中,东亚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为6%,南亚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为7.1%。

在东南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亚行都预计2019年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将达到5.1%。

其中,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较低的国家增长较快,例如柬埔寨、老挝和越南预计将增长6.7% ~ 7%。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高的国家,经济增长率为4.1%~5.3%。

在南亚,印度正享受着人口红利。商品和服务税改革、“印度制造”计划和银行资本重组的实施预计将提高其国内生产率,并利用其长期增长潜力。

其次,油价可能会影响欧洲和中亚的新兴国家,但整体经济保持稳定。

在中亚,哈萨克斯坦作为中亚最大的经济体,在基础设施活动的支持下保持了稳定的经济增长。亚行预计其2018年的经济增长将好于预期(达到4%)。

随着2019年油价下跌,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增长可能会略微放缓至3.8%,但建筑业和服务业的经济活动将保持稳定。

在新兴欧洲,由于资本外流、货币贬值、通货膨胀加速和债务上升,投资者对土耳其的信心和经济产出在2018年大幅下降。

高通胀、高利率和低信心可能继续削弱土耳其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从而给土耳其2019年的经济增长带来压力。

2019年,新兴欧洲国家的经济增长可能会下降。例如,由于内需疲软和出口放缓,波兰的经济增长率可能从2018年的5%下降到2019年的4%。俄罗斯通货膨胀保持稳定,国内需求相对强劲,但油价回落或导致其2019年的经济增长比2018年略微下降0.1个百分点至1.5%。

3.中国与“一带一路”的贸易投资合作不断推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稳步发展。

据商务部统计,过去5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总额已超过5万亿美元,年均增长率为1.1%,在中国贸易总额中的比重持续上升。中国对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每年增长7.2%。沿线国家签订的对外工程新合同超过5000亿美元,年均增长19.2%。

进出口贸易方面,2014年至2017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出口贸易额分别达到1120.6亿美元、1002.9亿美元、9477亿美元和14403亿美元,分别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26.1%、25.4%、25.7%和36.2%。

在对外投资方面,2014年至2017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分别达到137亿美元、148亿美元、145亿美元和144亿美元,分别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11.1%、10.2%、8.5%和12%。

2018年1月至11月,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56个国家非金融直接投资129.6亿美元,同比增长4.8%,占同期总额的12.4%。

在对外承包工程方面,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订了3640份新的对外承包工程合同,新合同价值904.3亿美元,占同期中国对外承包工程新合同的48.8%。完成营业额736.6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53.4%,同比增长12.6%。

新兴市场经济的稳定增长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的持续推进。

从目前的经贸形势来看,新兴市场,特别是东南亚国家,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目标地区。因此,新兴国家,主要是东盟10国的经济和金融发展,对促进“一带一路”建设尤为重要。

从区域贸易额的比例来看,亚太地区(包括蒙古、韩国、新西兰、东帝汶和10个东盟国家,包括14个国家)是中国在“一带一路”最大的贸易合作区。2017年,中国与亚太地区“一带一路”国家进出口总额为8178.6亿美元,占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进出口总额的56.8%。其次是西亚,进出口总额为2332.4亿美元,占16.2%。东欧、南亚、非洲、拉丁美洲和中亚的贸易量分别占11.2%、8.8%、4.5%和2.5%。

目前,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都向中国出口了10%以上的产品。

中国也是这条路线上主要贸易伙伴的第一个进口市场,越南从中国的进口占其总进口的30%以上。

在对外直接投资方面,2018年,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非金融直接投资主要流向新加坡、老挝、巴基斯坦、印尼、越南、马来西亚、泰国、柬埔寨等国家。

总之,基础设施活动的扩大和强劲的国内需求将支持东盟国家2019年的经济增长。相信这将为“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推进提供有力支持,并为中国企业在东南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提供良好机会。

2019年“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机会和优先事项基于对2019年国际环境和世界经济格局的分析。相信未来的“一带一路”仍有很多投资机会。

然而,企业和投资者在把握投资机会的同时,需要加强相关风险管理。

“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前景相对乐观。

从企业管理的角度来看,在贸易战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下,“一带一路”是中国打破对外技术和市场封锁,实现国家崛起和民族复兴的必然选择。

未来,中国企业可以适当增加在“一带一路”路线沿线国家(特别是东盟国家)的贸易和投资,这可以在市场多元化的同时提高投资回报率。

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一方面,中美贸易摩擦对市场情绪的影响可能会减弱。

中美贸易摩擦爆发已经一年了。虽然预计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市场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状态,中美贸易战的影响范围也在逐渐缩小。

抓住“一带一路”投资机遇,注重风险管理。

首先,中国企业需要关注沿途国家的政治风险。

从实际情况来看,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很容易受到当地政治形势变化的影响。

因此,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时,需要对当地政治环境进行深入分析,并根据当地情况与当地政府、媒体和民众沟通,从而将“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国别政治风险降至最低。

其次,新兴国家金融市场的表现影响“一带一路”项目和资产回报。

考虑到汇率因素,新兴市场的货币趋势对“一带一路”项目和实际投资回报有重要影响。

展望2019年,尽管新兴市场面临的外部压力正在减轻,但全球流动性收紧趋势仍有可能影响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市场,这就要求中国企业和投资者在投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同时,加强风险管理。

因此,中国企业和投资者在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的同时,仍需密切关注金融体系风险,合理使用远期、外汇期货、期权和利率互换等风险管理工具,有效管理利率和汇率风险。

发表评论